我要搜
愿一切众生得解脱,成就圆满无上佛果位。愿一切众生离苦得乐究竟圆满。愿一切众生得解脱,圆满无上大菩提。

昌列圣地

分类:昌列寺 宁玛昌列寺

近九百年之前,我们的传承祖师希热将参大师曾在昌列这个地方闭关修行,刚开始这里只是一个上师闭关的地方,后来成为“喇嘛昌列郭”--昌列寺。“喇嘛”是上师的意思,“昌”是闭关,“列”是地方,“郭”是庙。上师闭关之地的庙,从这个名字里,我们就可以看出来把寺庙建在圣山上的原因,正是为了闭关实修。

从希热将参这样一位顿悟的大成就者开始,于此圣地广收弟子,弘扬佛法,就这样一直延续到现在。在八百多年的时间里,除了众所周知的原因,在1959年到1979年中断了近20年,基本上每一代都有一百人左右的修行人于此地实修。昌列寺在历史上高僧大德辈出,广负盛名,最有名的是第十一世达赖喇嘛的老师--第七十四位噶当法台罗桑顿珠大师,以及东座法台旦达瓦大师,他们都来自昌列寺。

我们中的很多人,也许前世就在昌列寺修行过。虽然各自的愿力和福报不同,投胎到了世界各地,但是“家”的吸引力巨大,会把游子吸引回家。身在红尘中的弟子们,能够有机会回家,就像在圣地把车加满了油,回到红尘中,可以将佛法传播得更广更远。

1959年,很多统领一方的高僧大德集中在昌列寺老庙的二楼,参加昌列寺开光典礼、做了一次大荟供。当时因为条件不允许,全部挤在一起,没有地方睡觉,仅仅现在放大藏经的小房间,就挤了扎觉大堪布和布里大堪布等等七八个赫赫有名的大师。大师们聊天的时候,其中一个嗄伟格西“你们有没有感觉,无常就要来临了。我们今天在这里为昌列寺开光,可过不了多久这个庙就要被拆了。修得好的,各自发愿,早点走吧,不要受折磨。等这个劫难过去了,我们全部都投胎到这个地方,有的做护持者,有的做传播者,那时候我们再从四面八方凝聚到昌列寺,把佛法的火苗,在这个地方重新点燃!”

有位老太太讲过一个故事:那时有一位大师叫阿格罗木,像济公和尚一样,穿着袈裟,示现得疯疯癫癫。他找到了我家祖宅大喊,“赶快拿吃的喝的来!”但他不肯上楼用餐,我的爷爷奶奶和家人只能将糌粑、酥油茶送下去。只见他从怀里掏出一个木碗,一个碗倒满后,又拿出第二个碗,就这样拿出三十多个碗。等到最后一个碗拿出来,他东看看,西看看,把第一个碗里的东西吃掉,说:“我不去昌列寺了。我失算了。这只是第一批而已,第二批的还没准备好,我不去了。”后来人们知道了,大师拿出第一批碗的数量,就是后来昌列寺我们这第一批出家小喇嘛的数量,他说后面人太多了,碗根本不够用,就先不去了。

我们小时候经历了文化大革命,老庙的屋顶虽然被拆了,墙体没有被破坏,里面的壁画还能看得比较清楚。因为很多地方贴有金片,下雨时墙上的佛菩萨会金光闪闪,那几个龙头还是原来的,风吹来,上面的铃铛清脆响亮。

“未来佛法的星星之火要从这个地方重新点燃。”从1979年开始,我们准备恢复昌列寺,1982年,我们在这里闭关修持八关斋戒。1984年,重建的寺庙可以让大家在此修行。尊贵的老上师一字一句教我们佛法,在昌列寺,在塔公佛学院,老上师倾尽全力将佛法传授给我们。

我14岁时,有一次修八关斋戒,晚上师父看到他的亲侄儿白罗师兄要跨过小喇嘛的鞋子,马上抓住他制止道:“你别小看这些小孩,这里面有很多高僧大德,他们的鞋子不能踩跨。”后来师兄说,“之前不明白为什么舅舅总是宠着昌列寺来的弟子,你们调皮捣蛋,师父却永远对你们微笑。现在终于想通了,师父的弟子里,弘法利生人才出得最多的,就是来自昌列寺。嘉绒佛学院和塔公佛学院,大部分重要的老师全是昌列寺的,堪布们也是昌列寺的居多。”

昌列圣地,并不是自封而得,清净的法脉,宏大的愿力,代代高僧大德的加持,让这里成为名副其实的圣地。佛法之火已从昌列圣地重燃兴旺,必将在我们这一代手上广弘兴盛!

愿一切众生得解脱,圆满无上大菩提。
下一篇